左丘 晓

所有图文被@者可自由转载不必询问(。・ω・。)ノ♡

春华

热度属于刀剑,ooc属于我;
恒次真的美,我脑里全是腿。



魔女是新生小魔女,个子不高米六得踮脚,呆毛挺翘根正苗红长势好。
魔女还小啊,她只知道自己不做魔药卖钱就得挨饿,不知道魔女猎人为什么对她虎视眈眈,天天想打她。
“ 痛死了痛死了呜呜呜……”好在她逃跑速度快,每次都能安全脱险,然后捂住伤口哭唧唧。没办法,小魔女很脆弱的,她怕黑怕苦怕痛怕闪电怕打雷。哦,还怕没面子。
所以听见脚步声时她马上拿手帕擦净眼泪藏好手帕站起身观察情况。没人啊?衣角被拽住,低头,是个小小的孩子。哇比我还矮!魔女很高兴。
“ 请问您是魔女吗,小姐?”小孩子半阖双眸,嗓音软糯。
“ !不是不是!”魔女瞬间提高警惕。
“ 可您的衣服上有桔梗。猎人们刚才和我问路了。”
魔女沉默了,魔女转身,魔女撕下有桔梗刺绣的裙边:“ 我!不!是!”惊起孵卵母鸟,抖落两根鸟毛。
“ 这里不安全,我带魔女小姐离开吧。”小男孩指指东方。
“ 都说了我不是!”魔女牵着男孩的手,继续嘴硬。
“ 敢问芳名。”
“ 巫斥涵。”
“ 数珠丸恒次,巫小姐请多指教。”
“ ……请多指教。”
数珠丸住的地方山光水色风景秀丽,药草包围魔力充沛,巫斥涵很愉快地用召唤魔法搬空旧茅屋决定在此定居。但是东西太多了,小魔女魔力不支左三圈右三圈晃来晃去终于没能站起来,倒在地上睡着了。
采蘑菇回来的数珠丸表示木屋之乱吓的他眼睛都睁开了。他只能放下篮子先安顿好巫小姐。魔法典籍、水晶球、打盹的白猫(难为他没醒)、药草、瓶瓶罐罐,数珠丸清理出去厨房的路,决定先熬点汤再想办法给魔女小姐处理伤口。
呼呼大睡的巫斥涵闻到饭香,呆毛转了两转拉着沉睡的她直奔灶台。
正要上楼喊人吃饭的数珠丸感到腿被谁一撞,巫斥涵揉揉眼睛:“ 早啊,恒次。”恒次没有戳穿已经日落西山的事实,他摆好餐具看着巫斥涵吃的痛哭流涕:“ 呜呜呜太好吃了我再也不嗑药了呜呜呜呜恒次我要包养你!”被包养者心态平和,魔女小姐开心就好。
等她吃饱喝足,才发现恒次一口未动,斥涵有点不好意思:“ 那个、那个,我不会做饭,喝魔药吗?”
“ 不必,树木之灵无需进食,感谢巫小姐好意。”眼看即将成年蜕变,万一吃死了,他木灵丢不起这脸。
巫斥涵欢快地蹦哒着去看书配药了,她的药挺贵,也就客气客气,两人各怀鬼胎分道扬镳。
工作之余巫斥涵第一爱吃数珠丸做的饭,第二爱揉数珠丸的头,他的头发又细又密手感绝赞,数珠丸小小的抗议被她理直气壮地反驳:“ 我包养的你,你就是我的!包括头发!”说完又揉两把才肯睡——抱着数珠丸睡。
在人怀中不能不低头,数珠丸念句佛号也睡了,魔女小姐的怀抱很暖和,他选择性无视了床下哀怨盯着被窝的白猫。
白猫很生气,白猫很不满。主子以前明明只抱他的,这小子一看就心怀不轨傻丫头怎么不懂呢,最爱她的是他白猫啊为什么魔女不抱他。
女人,肤浅的女人,见色忘友的女人。白猫选择性无视了数珠丸喂他的无数小鱼干并抽了他一尾巴,孤独寂寞冷地睡在阁楼。
隔天巫斥涵捧着数珠丸的脸尖叫:“ 谁干的!”半个森林的鸟被吓飞了,数珠丸差点聋掉。
数珠丸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他一脸我有委屈但我不说我很坚强的表情:“ 没事没事,很快就好啦巫小姐别担心。”巫斥涵见状颜狗的自我修养彻底爆发,她揉着数珠丸脑袋:“ 恒次你放心,我给你做主。”
后果是白猫断粮三天,觅食回来脏兮兮的,数珠丸很大度的向巫斥涵申请给白猫洗澡。巫斥涵点头表示同意,上楼又研究魔药去了。
她不知道一木灵一猫把浴室折腾成什么样,毕竟等她去洗澡时恒次已经收拾完了。巫斥涵有些愧疚,作为包养人她给正太恒次找的事未免有些多,而且恒次如花似玉的脸还因为她受伤了,白嫩的脸上一道红痕触目惊心,幸亏她专攻魔药,木灵体质好。
正好数珠丸没洗,她挥手:“ 恒次。”
“ 怎么了吗巫小姐?”数珠丸仰脸看她,小脸粉嫩嫩,眼睫毛成精,不睁。等等不是沉迷美色的时候!巫斥涵摇摇头赶走杂念:“ 我想给你洗头,可以吗?”
“ 不胜感激。”数珠丸答应的干脆。
找来木盆,让数珠丸躺好,小魔女哒哒跑上楼取了药,试好水温才把数珠丸头发解开。他发质极好,浸水后更柔顺,巫斥涵心里大呼过瘾。倒出药剂揉泡泡,拿梳子细细梳散。最后倒水冲净泡沫就算洗完了,大毛巾裹好给恒次擦头发。
巫斥涵此刻无比怀念洗头发的手感,擦擦停停,数珠丸有些困,嘴角却微微勾起。当晚他被魔女揉了很久头发,静电噼里啪啦。
春去秋来,秋来春去。
白猫依然和数珠丸斗智斗勇,屡败屡战屡战屡败,被颜狗魔女薅毛无数;数珠丸厨艺愈发精进,每每让巫斥涵对当初包养他的明智决定点赞;因为木灵略低的体温,数珠丸每天被魔女当抱枕死不放手,他也逐渐习惯了,睡前念段南无妙法莲华经给自己清心给魔女催眠,等她睡着了就缩着做抱枕。
对于木灵来说,水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而巫斥涵恰巧是水之魔女,从这一点来说白猫猜的不错,他动机不纯。
谁知道魔女如此好骗,骗着骗着就不想放手了,现在数珠丸很期待巫斥涵小姐看见他成人形态时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木灵只是清心寡欲,不是断绝红尘。他已经七百岁,不过外表稚嫩些。
睡梦中魔女念念有词,还在背药方,他掖好被角抱紧魔女,在她额头轻轻一吻,睡了。
木灵的成长往往在瞬间,也许一个转身,也许一场长眠。
巫斥涵梦里很不安稳,恒次抱枕向来睡相很好,从不乱动,今天是个例外,她抱不住恒次,只能半梦半醒间伸手再伸手到天光大亮。
“ 早安,巫小姐。”
低沉的声音把巫斥涵的问安踩回嗓子眼,她猛然睁开双眼,怀里长发美人撑着胳膊半阖双眼,嘴角笑意盎然。
巫斥涵反手一巴掌。打人不打脸打美人更不能打脸,她捂着大腿想没做梦啊那恒次呢?
数珠丸惊呆了,他听说过见色心起图谋不轨没听说过激动到自残的。
“ 别以为你好看我就不打你!恒次呢?”小魔女瑟瑟发抖还没忘了她包养的小朋友,躲在床另一半质问。声音很大,气势不足。
白猫被她的尖叫吵醒了,从阁楼踱下来看见成人版恒次直接炸毛:“ 数珠丸恒次你个混蛋对斥涵做了什么!”魔女虽然傻,好歹是自家猪,哪能随便给白菜拱!他认真修炼也能化形的!
巫斥涵想起昨天晚上对人家上下其手的光辉事迹,恨不得磕隐形药,躲被子里装蘑菇。数珠丸叹气,指挥藤蔓把白猫扔回阁楼,起床穿衣给巫小姐做饭。
巫小姐很纠结,纠结的想离家出走,她喜欢随手能揉的团子而不是腿长一米八望到脖子酸的大人。成人恒次总让她心慌。她想着和恒次的过往,想着那个永远端庄的孩子,脸上总有和外表不相称的成熟,一举一动优雅如风中起舞的莲花,边想边配药,瓶瓶罐罐摆满书桌,卖掉足够她找到新住处前的花销。走了以后吃不到他做的饭,也没人肯给她当抱枕,给她念经,让她随时随地揉头发。世界上那么多小孩子,可再遇到谁,都不是恒次。
“ 白猫,咱要走了。”白猫原地打滚。
“ 你千万别拦我。”白猫抖抖耳朵。
“ 别拦我!不许拦听见没!”白猫满脸鄙夷:“ 不拦快滚。”
“ ……你稍微拦一下嘛。这么久了有感情的,”巫斥涵蹲下看着白猫,小声念叨:“ 他对你也挺好。”
“ 巫小姐原来有感情,”数珠丸在她耳边开口:“ 我做了你爱吃的菜,尝尝?”不敢不尝,她乖乖下楼吃饭。
饭桌上恒次依然严格秉承食不言寝不语的优良传统,但巫斥涵怎么看怎么不对,她现在明白了什么叫食不知味,坐立难安,自作自受。晚上睡觉抱着白猫被踹醒,她开始怀念恒次团子。
熬了几天魔女小姐熬不住了,决定主动认怂,本来随口一说,谁知道正主在门口,晚饭后她提出给恒次洗头——几天没揉,手痒。
长发沉在水底,巫斥涵慢慢梳理,长大的恒次有一头极漂亮的渐变长发,她从黑梳到白,心里组织措辞。
“ 恒次。”
“ 嗯。”
“ 对不起。”
“ 对不起什么?”
“ 不该想着丢下你。”
“ 还有呢?”
“ 说走都是矫情,我舍不得,根本舍不得,白猫不拦我也不会走的。”
温水冲去泡沫,她认认真真给恒次擦头发:“ 以后你赶我都不走。”
“ 那好,今晚一起睡。”被窝少个人,数珠丸觉得有些冷。
然而巫斥涵尖叫着跑远了。
施展术法变小的木灵站在原地,感叹自己实在捡了位捉摸不定的魔女。
他取下头顶的大毛巾,慢慢向楼梯走去。春天才刚刚开始,他还有很多时间去了解魔女小姐,他们还能度过很多春夏秋冬。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