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 晓

鸽子也想要朋友一起咕咕鸭

白切黑婶婶与她的本丸

虽然
讨论美甲
很开心

我并不是乱
      ——清光《为什么我醒来时穿着裙子》

原来
除了投掷
我还可以做别的
就是
不太高兴啊
   ——御手杵《主上的晾衣杆与捕蝶网》


不过笑笑

就哭了
旁边
是长谷部
    ——青江《土下座检讨》

主上
纯洁善良
天真无邪
所以
绝对是青江的错
     ——长谷部《居然恐吓主》



都斩过

也可以
     ——髭切《长谷部的委托》

不要
再cos冲田君了
主上
      ——安定《一抱摸到胸是怎么回事》

也有
我可以
自己穿的衣服
好方便
      ——三日月《小姑娘送的新衣叫处男杀》

幻觉
幻觉
幻觉
三日月殿下
不会
衣冠不整
     ——   一期《今天没睡醒》

眼睁睁
看着

喝趴本丸
面不改色
      ——次郎《她是不是喝了假酒》


次郎
都醉了

怎么还在喝
       ——太郎《一个梦》

一边
打倒
两个变态醉汉
一边
让我拍照
       ——乱《这不是我认识的主殿》

大将
博学多识
没有
审神者
比她更懂
医学
        ——药研《想练练她教的针灸》

主殿

务必
如此待我
       ——龟甲《什么主殿会针灸》

必须
和她
搞好关系
     ——大俱利《居然收买了主厨光忠》

不用问

不知道
   ——数珠丸《并没数过珠子》

据说
壁咚告白
好使
结果
被推倒了
     ——和泉守《我的恋爱有问题》

兼桑
走好

下次的话
对症下药
       ——堀川《主殿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除了
祈祷

还能这样用吗
      ——石切丸《架在刀匠脖子上的日子》

只有
外表

温和的
    ——江雪《不是羔羊是披着羊皮的狼》

一个一个

威胁我

反手
就是
一把限定
        ——刀匠《能让我换职业不》



婶婶

最大
      ——审神者《审神者宣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