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 晓

鸽子也想要朋友一起咕咕鸭

论灵魂互换

顺序(箭头前是灵魂箭头后是身体)  @仓小
青江→江雪→鹤→歌仙→咖喱→药研→清光→爷爷→山姥切→一期→龟甲→烛台切→宗三→和泉守→明石→长谷部→青江
        江雪轻吻念珠,嘴角微微勾起:“是不是这样更能令你兴奋呢~” 婶婶:“……等等高僧你青江附体了吗!”江雪:“哎呀这么快就猜出来了,难道一直在关注……嗯?”小眼神一波一波不要钱的送。(婶婶内心:别换回来就这样挺好的挺好的挺好的!)
        鹤丸:“这世界果然充满悲伤。”婶婶一记白眼:“一点都不像你的画风好吗,这个惊吓够无聊的。”(江雪内心:根本没人注意到我→—→无情的世界。) 歌仙蹑手蹑脚走近:“嘿!”婶婶:“鹤老头你……诶歌仙?”歌仙:“哇居然是歌仙的身体,了不起的惊吓。”婶婶:“……惊吓重要身体重要?哎姥爷别走来拍照呗。”(婶婶内心:哦呵呵呵歌仙你也有今天!叫你风雅!叫你说我女汉子!)
        大俱利一脸嫌弃:“主上走路请注意步伐脚下生风一点都不风雅作为一个女子您究竟怎么长大的真是呵呵呵呵。”说着雪姨脸抬袖掩口(然而咖喱衣服并没有长袖)婶婶:“……来歌仙咱看照片。”
        药研远远站着:“……不想和你搞好关系╭(╯^╰)╮”(婶婶内心咆哮 : 啊啊啊啊啊啊啊求贯穿啊啊啊一期你再不来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啊啊啊啊啊不娶何撩啊啊啊啊)
        清光看着双手,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大将,这是怎么回事?兄弟们还好吗?”(婶婶泪流满面:这无辜的眼神!不行了药研你就是个小妖精啊啊啊啊啊)
        有清光附身的三日月终于可以自己穿衣服了,还抽空画了新指甲,整理衣柜,收拾房间,看到审神者过来微笑着歪头看她:“呐呐主,今天的我可爱吗?”(婶婶: 我已死,洒家这辈子值了)
       山姥切整个被裹在披风中,不停挣扎:“小姑娘,爷爷我解不开呀。”婶婶边解边问:“你怎么做到的?”“哦呀,走路踩到了啊哈哈哈。”“……”(婶婶: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叫歌仙洗衣服)
        一期躲躲藏藏,拿小斗篷遮脸:“不、不要过来!”。(婶婶:为毛觉得我在强抢民女?相机!相机在哪!)            龟甲……龟甲找不到了,一切恢复后听说龟甲好像在找绳子?一期正义脸:“我不过整理了龟甲殿的着装。”
        行走的烛·荷尔蒙·台·牛郎·切,换魂前秒沉,换魂后……(婶婶:我发誓刚才没想报警抓自己)
         宗三?宗三忙着做饭,本来就很低的内番服领口随他微微前倾的身体继续延伸,异色双眸认真的看着面前,喉结轻轻一跳:“盐少了。”(婶婶:……其实你才是本丸色气担当吧?)
        和泉守眼角一挑:“这样的事 ,符合您的期待吗?”(婶婶:说好的童贞刀呢)
         明石跑来跑去扔衣服扔被子扔褥子……萤丸追来追去捡衣服捡被子捡褥子……好像没什么不对。
        长谷部懒懒的躺在书房吃薯片:“没干劲是我的卖点嘛。”(婶婶:你还我废婶制造机。)
         青江抱着高过头顶的文件:“主!这些公文我已经整理好了!请过目!” 婶婶:“……讲真要不是知道你们灵魂互换我会以为你拿的是小黄本。”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