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 晓

所有图文被@者可自由转载不必询问(。・ω・。)ノ♡

“ 三日月。”
“ 嗯。”
“ 战争结束了。”
“ 嗯。”
“ 明明审神者数量比起溯行军那么少,居然还是赢了。”
“ 老爷爷也很惊讶啊,小姑娘真是了不起。”
“ 我经常会想,当初离开本丸后大家都去了哪,同事也好,你们也好,和我一样吗。”
“ ……他们会幸福。”
“ 三日月,我喜欢你啊。”
“ 我知道,我知道的。”三日月低垂着头,脸隐藏在一片阴影中看不清表情。
“ 我想再见你一面,每次看见上弦月,每次转身,每次听见隐隐约约的声音,摸到冰凉的金属;附近的小孩子们跑去玩耍,让我想起粟田口的孩子——虽然他们比我年长,你知道我是个看脸的——然后就想你是不是在某处喝茶,看着天空,可能还有莺丸,还有数珠丸,小狐。” 三葉继续低语着:“ 鹤丸如果在,你们的茶会变味,巧克力啦蜂蜜啦,他总有奇奇怪怪的点子。”
“ 小姑娘忘了,有时你也会被推过来,五条家的跑得快,你追不上,于是红着脸留下,也不喝茶,也不说话,只盯着团子发呆。”三日月抚过三葉的头发,轻轻理过她永远压不下去的呆毛。
三葉偏过头:“ 嗯,岩融背着今剑经过走廊,看见我还笑。”
“ 小姑娘那时太年轻,假装追岩融跑了,半盏茶功夫自己又兜回来。”
“ 那时候真好。”
“ 嗯。”
“ 回不去了。”
“ 嗯。”
“ 三日月,最后我是一个人啊。”
“ ……”
“ 再也见不到你了,三日月,さようなら。”
“ さようなら,主公。”
榻上的老人阖上双眼,慢慢变的冰凉,三日月透明的身体在阳光下分崩离析:“ 我一直在啊,小姑娘。”

@三葉子-狐月沼 (。・ω・。)ノ♡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