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 晓

鸽子也想要朋友一起咕咕鸭

不归

原《去而复返》

我吓不到鹤丸了。不管是突然出现他面前扮鬼脸,还是在他必经之路上伸腿,他都面不改色的走过去。真是的,我噘嘴,好歹配合一下嘛。喂喂喂等等,你去我寝室干嘛,闺房重地闲鸟免进看不见吗。鹤丸不说话,躺在我床上。
一道道闪电劈下,照亮房间,照得鹤丸的脸色忽暗忽明,我躺在他旁边,静静地看着他。空气安静,小雨淅淅沥沥,适合互诉衷肠,比如 : “我喜欢你。” 我说。 鹤丸偏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我一直不懂自己为什么喜欢他,也一直不懂他,毕竟我们之间相隔千年。我只知道我喜欢他,非常非常喜欢。
等了许久,小雨下成大雨,鹤丸才起来——跑去院子淋雨。难得我主动一次,现在气氛一下子没了。我喊说鹤丸你回来,这么大年纪学什么年轻人淋雨不怕落个风湿病吗。
但是没用。就像我伸手想替他挡雨,雨水却穿过我的手掌一样,他不可能听见我的话。
因为我死了。可惜,刚才是我第一次告白。再过不久,他就会因为灵力耗尽变回本体吧?忘记一切,安静地等待着再次被唤醒。
永别了,我最初、最后的爱恋。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