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 晓

今天文野来当婶

与谢野晶子


  与谢野医生当了婶婶没几周,业绩蹭蹭上涨,甩了同时期入职的新人不知道几条街,甚至还有赶超老婶的阵势。有人羡慕有人眼红,还有人悄咪咪问时政工作人员 :怎么回事小老弟,人家治疗室泡的金坷垃吗。

  只有当事刃,心里头明镜似的,有的刃,你别看他演练场风风光光战力无双,回家可乖巧。治疗室?那叫与谢野个人异生物研究所,轻伤自己收拾,中伤?提起来大家就是一个哆嗦。那时候的阿鲁几笑得像朵花,手底下给刃五花大绑的严严实实,手术灯底下大刀寒光闪闪。外面的听着里面哀嚎打寒战,里面的出来两眼发直行尸走肉。

  各个进去一回 ,出来老刃拍拍新刃肩膀,啥也别说了,兄弟懂你。集体心理阴影get。别!我好好打!努力打!拼命打!不能受伤!那个女人!说你呢!别过来!别!与谢野姐姐度过了愉快的异生物研究时光,刀男战斗力机动大幅提高的背后。成功的男人,背后是一个强大的女人。

  

 

  

太宰治

  

  基本和与谢野同期入职的,初锻刀是乱,樱花中尚且没有完全散去,他含情脉脉地问短刀:“殉情吗?”知道这里算和尚庙除了时政会议没有女性连狐之助都是天使体以后太宰面如死灰。后来一期知道这档子事恭恭敬敬去对面本丸拜访中原中也,中也送他家主公一记漂亮的后旋踢,踢完点头示意 :“这青花鱼混蛋还敢乱来尽管找我。”他不知道,药研已经面无表情的从演练场拖回太宰很多次了,女性面前的太宰永远是衣冠楚楚忧郁诗人做派,迷得人家七荤八素,如果眼神能杀人,太宰早就达成自杀梦想了,瞧瞧对面的队伍,啧啧,真和善。

  死是不可能不作的。“大事不好阿鲁及跳刀解池了!” “啊啊啊啊啊阿鲁及在仓库上吊了!” “快来人阿鲁及把自己埋在万叶樱下了!” “阿鲁及掉进池塘了!” “阿鲁及在后山吃了毒蘑菇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嗯,今天的本丸也在长谷部情真意切的悲痛喊声中风平浪静呢。直接导致后来太宰的药越来越苦,他本丸黄连,绷带和胃药的购买量倍数式上涨。蟹肉罐头?不好意思,掌勺的烛台切、歌仙表示为了营养均衡,限了。

  

  

  

中原中也

  

  和一期相性挺好的。比如挖弟啦,挖弟啦,挖弟啦。他来得巧,时政刚好开放大阪城,于是带着一众太刀打刀掘地三尺,短刀被他留下看家。几个经验不足的新刃看着自家主公挖掘机似的蹿。光忠默默比个帅气。不到三天地下的粟田口就齐了。

  能力摆在那,每次出阵中也打的那叫一个行云流水熟门熟路,一个人抵一队的刀装兵,帽子一按挥手间就是AOE大招,直捣敌军老巢。他家药研,天天和对面太宰家的一起嗑药——嗑胃药。“我家那个大将,今天又出阵江户了,拦都拦不住,跑的比极化快,打的比石切殿狠,范围比岩融殿大,根本不给我们出手机会啊!!!”中也家的咣咣喝胃药。“我家那位,上了演练场不看阵型就知道找别人家女大将殉情,今天看对眼的刚好是个有婚刀的,人家婚刀刚打完演练回来差点又打起来,我好说歹说才劝住那振大俱利。”太宰家的咣咣喝胃药。两刃对望一眼:“兄弟!”保温瓶一碰一起喝药。

  中也?中也这会子和歌仙品酒呢。俩大男人没一个能喝的,三杯下肚微红着脸唱歌,从战国民谣唱到KTV金曲,一个比一个笑的好看。临时有事找中也的女审神者急匆匆来,捂着鼻子出门。

  

  

  

泉镜花


  被三日月称为“名副其实的小姑娘”。和中也一样亲力亲为出阵派。回来经常去手合室和短刀练习, 嘴角紧抿,很严肃的样子,偶尔小夜会因此叹气。髭切三不五时逗她,没逗出花来,直到某天过节中岛敦来看她,送了只兔子抱枕,小姑娘把抱枕放身边,高高兴兴的和敦吃红叶送的汤豆腐。烛台切恍然大悟,埋头研究汤豆腐菜谱。髭切恍然大悟,购物车里塞满各式各样兔子玩偶。膝丸?膝丸看见阿尼甲这么喜欢兔子,麻溜网购了一窝安哥拉长毛兔,从笼子到兔粮没一个落下的。等髭切看见小兔子的时候膝丸已经把它们安顿好了,他只能语重心长地对弟弟说:“哦,兔丸。”

  等兔毛长了能剪了,镜花拿它织袜子,送了红叶,敦,还有两双留着,某天芥川来过以后也不见了。髭切知道后深情地喊他弟 :“袜丸。”后来膝丸和镜花一起织袜子。

  某天下雨,正巧是五虎退做近侍送公文,到书房看见镜花裹着被子,抿紧嘴角读出阵报告,听见外面打雷眉毛也拧着,表情越来越严肃。五虎退看了看脚下,把最乖的小老虎抱到镜花面前 : “主公大人,请让它陪着您吧。”那一瞬间镜花的眼神有点奇怪有点复杂,最终她伸出双手接过东张西望的小老虎:“谢谢。”




仅供沙雕,不撕不黑


预告 : 芥川,敦( 可能还有樋口,国木田,红叶,欧外,谷崎兄妹)


那什么的刀装问答

如题,兴致勃勃跑去问鹤丸,我的大本命,满级养老还带着极御守刀装飘花吃团子唯一一刃。

进入主题

爱我吗(兴奋

绿

啥子!?啥子?!算你手滑

再来,爱我吗

绿

?????一只鸽子感到难过

真不爱?

怎么回事还搞冷战呢?

鸽子急了,鸽子封了,鸽子脑抽了,问 : 再不说爱我我和髭切结婚去!!!(胡扯的

????!!!!!我可去你的金吧从没这么想碎金蛋35.8022科学大刀戳信不信

我冷静,我再冷静,诚心诚意问问您嘞是不是养老不开心了

我知道了你就是对我有意见

突发奇想问他,比起我更爱一期吗

我凎!!!!!!!这日子没法过了

气急跳墙的鸽子跑去问髭切

结婚吗(眼神死

绿

呃,不对,刚刚那个不算,不是说你在我心里是替代品啊,就,我现在有点郁闷,咱要是哥俩好你能不能搓个金蛋表示表示?

绿

?!?!?!兄弟?

这回真疯了,哥你是不是想一刀劈了我算了你您老直说

绿

您手底下有没有不绿的哥你是我亲哥啊信不信我写文绿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疯

深受打击,忽然想起一件事赶紧回本丸,鹤丸你是不是气我上次拿你表情包爬墙

我懂了

我错了

您是老大

刀剑乱舞,读心游戏,欢迎新人前来就职

渺渺

来还愿,除了季节和圣诞节几乎没联系的圣诞贺文| ᐕ)











      冬季的太阳照的人懒洋洋,几天前的积雪已经融化了,庭院里残存些水痕,走廊上抱团睡觉的小老虎偶尔甩一下尾巴。

  温暖的厨房里烛台切正在思考今天的晚饭菜单,在歌仙远征回来前准备好一切,还有空给伙伴沏茶才够帅气。“ 牛肉、香菇、青菜、豆腐...嗯,”他取出需要的东西:“ 做寿喜锅好了。”“ 寿喜锅?!咪酱你帮忙瞅瞅第二个柜子那还有没有老干妈女神?”门口冒出审神者的脑袋,女孩手里抱着及肩高乱七八糟的文件,眼睛下有些发青,显然是前几天熬夜了。烛台切打开水龙头洗菜:“ 刚才检查了库存,一切充足,主人。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没了,爱您,溜了。”文件堆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哎呦”一声又摇摇晃晃地回来了:“ 再要个绿豆汤。”声音里透露着咬牙切齿。“ 没问题,不过您----?”烛台切有点好奇,审神者向来好脾气,除非吵架不会用恶狠狠的语气说话。果然,她答道:“ 败火气。”女孩的眼睛也瞪圆了,腮帮子气鼓鼓的像她养过的仓鼠;道谢后不知想起了什么,嘟哝着一期一振的名字走了。

  

  另一边烛台切顺手洗了绿豆,煨在灶台上,转身去处理蔬菜和牛肉。不久,歌仙也来帮忙。香气开始弥漫,厨房的玻璃上凝了层水雾,让人看不清外面的树木湖泊。伴着汤汁咕噜噜的声音,天色不断变暗。有什么在轻轻拍打玻璃,透过窗能看见小小的影子。歌仙一开窗小老虎们就争先恐后的进来了,大概是被肉的香味吸引,靠窗下将要处理的木箱爬上窗台的。不过现在的厨房可不能开饭,两人费了些力气抓齐五只,由烛台切抱去粟田口部屋交给五虎退。藤四郎们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老虎,前田熟练地倒茶。烛台切手捧茶杯:“ 对了,你们大哥呢?”短刀、胁差面面相觑。眼看饭点将至,太刀道别后回去装食物。

  审神者生气了。明明谁也没有说过,少女更不曾声明,晚饭后三言两语的交谈里大家却达成共识,话从粟田口的短刀中传到新选组的胁差,从虎彻兄弟的部屋传到手合室。“ 听说是因为一期殿。” “ 一期哥和主公大人吵架了吗?” “ 一期哥不懂女孩子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

  几乎整个本丸都在讨论一期——主人的恋人。与现世几乎隔绝的地方,主人、同伴、敌人基本代表了生活的全部;茶余饭后探讨超情感无疑是很好的消遣,尤其是事件两位主人公都不在身边阻止他们。

  

  第二天一期推开障子门不禁苦笑,满地都是乱扔的枕头,床铺乱七八糟,鲶尾左手压在骨喰背上,秋田抱着被子蜷成一团,厚伸展腿脚像个“大”字,乱枕在他小腿上,偶尔皱眉———药研压到他头发了,诸如此类;一期甚至找不到下脚的地方,只好放弃喊起弟弟询问的想法。看来要和两边的刀剑道歉了, 昨天晚上大约很难安睡吧。他摇摇头准备去审神者的书房,冬季清晨的冷风吹过,一期止住向外的脚步,探身拿起门口衣架上灰色的披肩,把门关的严丝合缝后离开了。

  

  被文件包围的少女趴伏在书桌上,侧脸与柔软的脖颈被淡金色的阳光笼罩,泛起浅粉色,歪斜的外套下胳膊已经伸出桌外,手里仍然抓着笔。每个月都有这么几天,一期叹着气为她拉好外套,裹上尚存自己体温的披肩,小心调整女孩的睡姿,缓解她脖子的酸痛。可惜事与愿违,浅眠的审神者在他怀里醒了。“ 欢迎回来。”她打个呵欠想起,双腿一麻险些跌倒,于是心安理得的坐在恋人怀里看他整理文件 。

  

  “ 姬君。”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少女缩缩脖子,脸上写满了“ 想捂耳朵”。从前一期喊敬语她觉得浪漫,滋长了无数的小心思;现在听见却想撇嘴,因为那代表天下一振大人生气了。“ 上次您感冒,退哭了好几天,”青年手下动作不停:“ 药研熬的药您嫌苦,倒掉过半掺水骗我说喝完了,边说边咳嗽;信浓缠不过您诉苦说食物太淡,悄悄给您带了辣椒,您放的太多,晚上哑着嗓子哭。您当时怎么保证的,需要在下复述吗?”

  

  一期起身把文件归位,留下原地心虚的审神者。“ 我错了。”她小声说。“ 刚才有人说话吗?”一期抬头看天花板,脸上是礼貌性的笑,“ 我错了。”少女只好坐正,更大声地认错;“ 听、不、到——”得寸进尺,她想,干脆站直了双手拢成喇叭在他耳边喊:“ 我说一期一振吉光欺人太甚!”不大不小刚好是他们都能听见的音量。“ 您晚上也这么说。”欺人太甚的一期一振抱住被欺负的姬君,扑灭她最后的气势还要约法三章:“ 不许熬夜赶死线工作。” “ 不许把桌子当床。” “ 不许违背医嘱。”

  

  他最终说:“ 我很担心。”少女抱紧他作为回应,书房静谧无声。一期希望太阳上升的越慢越好,让他们能够抱得久一点再久一点,至少此刻书房里是他的恋人而非大家的主公。他思绪万千,然而怀里那位被抱舒服了,竟然又睡着了。发觉后一期哭笑不得,只能先安顿好她,临走给房门挂了“ 勿扰”的牌子。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审神者踩着拖鞋懒洋洋的洗漱更衣,扭头看见灰色的披肩,闷声傻笑了半天。至于一期在饭厅受到多少目光的洗礼,她直到晚饭才晓得。长谷部端饭进来的时候似乎有话要说,对上她的目光又退缩了。从谈恋爱开始长谷部经常用老母亲看白菜的眼神看她,三天两头欲言又止,“ 爱卿有事起奏无事吃饭。”她挥挥袖子表示不用客气该说啥说啥。“ 您和一期殿吵架了吗?”

  ?唱哪出?她想辩解,刚张嘴脸色就变了,黑人问号脸化身狰狞女巫,千言万语出口成“卧槽”。太疼了,昨天不该吃那口老干妈。亏她支开一期放纵享受,口疮今天来报复了。长谷部看她表情变幻莫测知道有内情,先倒水预备着。少女翻箱倒柜拿出维生素b2吃了,听长谷部讲前(yi)因(e)后(chuan)果(e),怕疼想笑不敢笑,憋的着实辛苦 : “ 所以你们以为我和一期吵架了才想要绿豆汤?哪个人才啊哈哈哈哈哎呦疼,别瞎想啦,他听说我长了口疮禁我辣椒,我不得已支他去远征偷吃又怕疼,所以要绿豆汤心理中和;昨晚熬夜赶工作,今天回笼觉,根本不是气大不想见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审神者实在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没注意到长谷部看见有人来点头走了,她的眼睛突然被谁遮住,一个温和的声音问她 : “ 谁支走谁?”糟糕,玩脱了。

梦见龟甲了,赤着上身然而没有绳子的痕迹,肩窝附近被咬了一口,于是血流下来,流过肩窝流过肋骨一路向下,没有灯,他半边身子都在黑暗里,柔和的白光罩着流血的地方,血迹不算艳丽但是很漂亮。


给审神者们的礼物

我也想啊

落萧//凡言:

走着


-云•文废•上线随缘•生-:



我想……




二氧化碳子:







试图x
安然然然:















嗯……转发的同事们都可以获得我画的与各自婚刀的合影【如果不嫌弃的话】,这条好简陋啊多写几个字撑下场面xxx




















非婶锻刀

看个热闹就行,不撕不黑啊

 非婶回本丸,短刀、胁差俱各欢喜。烛台切正待烧锅做饭,只见他刀匠,手里拿着一张梅御札,走了进来。非婶向他作揖,坐下。刀匠道:“我自倒运,进了你这黑漆漆的本丸,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挈你得了个平野,我所以带个御札来贺你。”非婶唯唯连声,叫长谷部把御札收好,端出茶来,在堂屋坐着。光忠自和歌仙在厨下造饭。刀匠又吩咐非婶道:“你如今既有了平野,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比如我这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若是刀装居室这些刀装兵,不过是平头百姓,你若同他拱手作揖,平起平坐,这就是坏了本丸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是个非洲人,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免得惹人笑话。”非婶道:“刀匠见教的是。”刀匠又道:“光忠也来这里坐着吃饭。老人家每日小菜饭,想也难过。我藤四郎也吃些。自从进了你家门,这几年,不知粟田口可曾齐过两三回哩!可怜!可怜!”说罢,各刃都来坐着吃了饭。吃到日西时分,刀匠吃的醺醺的。这里非婶一个,千恩万谢。刀匠横披了衣服,顾自去了。

次日,非婶少不得拜拜同僚。宿舍中的又约了一班演练场的朋友,彼此来往。因是连续锻刀日,做了几个试锻。不觉到了六月尽间,这些同宿舍的人约非婶去合战场。非婶因没有玉钢,走去同刀匠商议,被刀匠一口啐在脸上,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道:“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只觉得中了一个平野,就‘癞蛤蟆想吃起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中平野时,也不是你的欧气,还是隔壁看见你吃土,不过意,替与你放的资源。如今痴心就想捞起明石来!这些有明石的都是欧洲的白富美!你不看见演练场那些欧洲人,都有万贯资源,一个个仓鼠?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抛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趁早收了这心,明年在我们行事里替你寻一个有欧气的,每年寻几次太刀,养活你那天天破产的本丸是正经!你问我借盘缠,我一天锻一个刀还赚不得玉钢把私房钱,都把与你去丢在水里,叫我回头嗑西北风!”一顿夹七夹八,骂的非婶摸门不着。辞了刀匠回来,自心里想:“欧婶说我火候已到,自古无空手的欧刀,如不进去捞他一捞,如何甘心?”因向几个同僚商议,瞒着刀匠,锻了一发,到合战场出阵。出了阵,即便回家。家里已是轻、中伤了两三天。被刀匠知道,又骂了一顿。

到连续锻刀结束那日,家里没有任务的木炭,光忠向非婶道:“我有一点攒的木炭,你快拿修复工坊去修中伤,远征得些资源做任务,这个月绩点已是极差不能再降分了。”非婶慌忙抱了木炭,走出门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声的锣响,三匹马闯将来。那三个人下了马,把马拴在马厩,一片声叫道:“快请欧婶出来,恭喜得明石了!”五虎退不知是甚事,抱着小老虎躲在屋里;听见是得明石了,方敢伸出头来,说道:“诸位请坐,主公方才出去了。”那些室友道:“原来是退酱。”大家簇拥着要喜钱。正在吵闹,又是几匹马,二报、三报到了,挤了一屋的人,大厅地下都坐满了。邻居都来了,挤着看。没奈何,只得央及一个邻居去寻他主公。
那邻居飞奔到修复工坊,一地里寻不见;直寻到仓库,见非婶抱木炭,手里塞个加速符,一步一踱的,东张西望,在那里寻短刀。邻居道:“欧婶,快些回去!你恭喜锻出明石,报喜人挤了一屋里。”非婶当是哄他,只装不听见,低着头往前走。邻居见他不理,走上来,就要夺他手里的木炭。非婶道:“你夺我的木炭怎的?你又不修刀。”邻居道:“你有了欧刀了,叫你家去打发报子哩。”非婶道:“高邻,你晓得我今日没有木炭,要拿木炭去修刀,为甚么拿这话来混我?我又不同你顽,你自回去罢,莫误了我找刃。”邻居见他不信,劈手把木炭夺了,掼在地下,一把拉了回来。室友见了道:“好了,新欧婶回来了。”正要拥着他说话,非婶三两步走进屋里来,见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上写道:“捷报贵府欧婶讳高得连续锻刀第七日明石国行。京报连登世界履历。”

非婶不看便罢,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得了!”说着,往后一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长谷部慌了,慌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他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得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把室友和邻居都吓了一跳。走出大门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头发都跌散了,两手红叶,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人拉他不住,拍着笑着,一直走到马厩上去了。众人大眼望小眼,一齐道:“原来新欧婶欢喜疯了。”长谷部哭道:“怎生这样苦命的事!锻了一个甚么明石,就得了这个拙病!这一疯了,几时才得好?”歌仙道:“早上好好出去,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却是如何是好?”众邻居劝道:“且不要心慌。我们而今且派两个人跟定了你家非婶。这里众人家里拿些木炭玉钢,且管待了报子上的室友们,再为商酌。”

当下众邻居有拿木炭来的,有拿玉钢来的,也有抱了冷却材来的,也有带了御札来的。五虎退呜呜咽咽,在仓库收拾齐了,拿去修复工坊。邻居又搬些桌凳,请报录的坐着吃酒,商议他这疯了,如何是好。报录的内中有一个人道:“在下倒有一个主意,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众人问:“如何主意?”那人道:“新欧婶平日可有最怕的人?他只因欢喜狠了,痰涌上来,迷了心窍。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说:‘这报录的话都是哄你,你并不曾中。’他吃这一吓,把痰吐了出来,就明白了。”众邻都拍手道:“这个主意好得紧,妙得紧!新欧婶怕的,莫过于锻刀室的刀匠。好了!快寻刀匠来。他想是还不知道,在室里睡觉哩。”又一个人道:“在锻刀室,他倒好知道了;他从五更鼓就往仓库去清点锻刀符,还不曾回来。快些迎着去寻他。”
一个人飞奔去迎,走到半路,遇着刀匠来,后面跟着一个刀装兵,提着七八张符纸,四五百资源,正来贺喜。进门见了五虎退,小短刀大哭着告诉了一番。刀匠诧异道:“难道这等没福?”外边人一片声请刀匠说话。刀匠把符纸和资源交与光忠,走了出来。众人如此这般,同他商议。刀匠作难道:“虽然是我家婶婶,如今却得了欧气,就是欧婶。欧婶是打不得的!我听得其他刀匠们说:打了欧婶,从此便离不开非洲大陆。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邻居内一个尖酸人说道:“罢么!刀匠,你每日锻刀的营生,999进去,130出来,黑气不知沾了多少,就是再非些,也打甚么要紧?只恐把非洲走完了,也算不到这笔帐上来。或者你救好了婶婶的病,欧神有感,让你走快些也不可知。”室友里一人道:“不要只管讲笑话。刀匠,这个事须是这般,你没奈何,权变一权变。”刀匠被众人局不过,只得连斟两碗酒喝了,壮一壮胆,把方才这些小心收起,将平日的样子拿出来,卷一卷那冒非气的袖子,走上踏石去。众邻居五六个都跟着走。长谷部赶出来叫道:“刀匠,你只可吓他一吓,却不要把他打伤了!”众邻居道:“这自然,何消吩咐。”说着,一直去了。

来到岸边,见非婶正在池塘站着,散着头发,满脸树叶,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着掌,口里叫道:“欧了!欧了!”刀匠凶神似的走到跟前,说道:“该死的非洲人!你有了甚么?”一个嘴巴打将去。室友和邻居见这模样,忍不住的笑。不想刀匠虽然大着胆子打了一下,心里到底还是怕的,那手早颤起来,不敢打到第二下。非婶因这一个嘴巴,却也打晕了,昏倒于地。众邻居一齐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舞了半日,渐渐喘息过来,眼睛明亮,不疯了。众人扶起,扶在长谷部拿来的板凳上坐着。刀匠站在一边,不觉那只手隐隐的疼将起来;自己看时,把个巴掌仰着,再也弯不过来。自己心里懊恼道:“果然欧婶是打不得的,而今欧神计较起来了。”想一想,更疼的狠了,连忙讨了个膏药贴着。

非婶看了众人,说道:“我怎么坐在这里?”又道:“我这半日,昏昏沉沉,如在梦里一般。”众邻居道:“欧婶,恭喜得明老板了。适才欢喜的有些引动了痰,方才吐出几口痰来,好了。快请回家去打发室友。”非婶说道:“是了。我也记得是锻出明石。”非婶一面自绾了头发,一面打了一盆水洗洗脸。一个邻居早把那一只鞋寻了来,替他穿上。见刀匠在跟前,恐怕又要来骂。刀匠上前道:“欧婶大人,方才不是我敢大胆,是你刀精的主意,央我来劝你的。”邻居内一个人道:“刀匠方才这个嘴巴打的亲切,少顷新欧婶洗脸,还要洗下半盆冷却材来!”又一个道:“刀匠,你这手明日没有130了。”刀匠道:“我那里还有130!有我这婶婶,还怕后半世靠不着也怎的?我每常说,我的这个婶婶,出阵又勤,手气又好,就是演练场那些五号位大佬,也没有我家婶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你们不知道,得罪你们说,我小老这一双眼睛,却是认得人的。想着先年,我在时政呆了三十多年,多少欧洲的婶婶要和我结契,我自己觉得我像有些福气的,毕竟要找个欧洲人,今日果然不错!”说罢,哈哈大笑。众人都笑起来。看着非婶洗了脸,长谷部又拿茶来吃了,一同回家。新欧婶先走,刀匠和室友跟在后面。刀匠见非婶衣裳后襟滚皱了许多,一路低着头替他扯了几十回。

到了大厅,刀匠高声叫道:“欧婶回本丸了!”五虎退迎着出来,见主公不疯,喜从天降。众人问同宿舍的,已是家里把刀匠送来的资源打发他们去了。非婶抱了长谷部,也拜谢刀匠。刀匠再三不安道:“些须几个木炭,不够你赏人。”非婶又谢了邻居。正待坐下,早看见一个体面的一期,手里拿着一个大红全帖,走了进来:“主公来拜见新欧婶。”说毕,人已是到了门口。刀匠忙躲进锻刀室里,暗自观望。室友各自散了。

非婶迎了出去,只见那五号位进来,左边小狐丸,右边莺丸。他是欧洲出身,以仓鼠闻名的,称霸演练场多年,同非婶让了进来,到堂屋内平磕了头,分宾主坐下。五号位先攀谈道:“世先生同在桑梓,一向有失亲近。”非婶道:“晚生久仰老先生,只是无缘,不曾拜会。”五号位道:“适才看见签名,世先生也是有欧气,就是先祖的亲人,我和你是亲切的世弟兄。”非婶道:“晚生侥幸,实是有愧。却幸得出一缕欧气,可为欣喜。”五号位四面将眼睛望了一望,说道:“世先生果是清贫。”随在跟的博多手里拿过一沓御札来,说道:“弟却也无以为敬,谨具贺仪御札若干,世先生权且收着。这华居其实空虚,将来当事拜往,俱不甚便。弟有木炭玉钢三千,就在门口上,另砥石冷却材两千,虽不算多,也还拿得出手,就送与世先生;马上搬进仓库,回头演练场再切磋。”非婶再三推辞,五号位急了,道:“你我年谊世好,就如至亲骨肉一般;若要如此,就是见外了。”非婶方才把御札收下,作揖谢了。又说了一会,打躬作别。刀匠直等他传送结束,才敢走出堂屋来。

非婶即将这御札交与光忠打开看,一封一封俱是富士,即便包了些,叫刀匠进来,递与他道:“方才费刀匠的心,拿了些资源来。这两张御札,好请拿了去。”刀匠把御札攥在手里紧紧的,把拳头伸过来,道:“这个,你且收着。我原是贺你的,怎好又拿了回去?”非婶道:“眼见得我这里还有这几个御札,若用完了,再来问刀匠讨来用。”刀匠连忙把拳头缩了回去,往腰里揣,口里说道:“也罢,你而今相与了这个五号位,何愁没有资源用?他家里的资源,说起来比时之政府还多些哩!他家就是我观望的首要人物,一周就是无事,也要屯四五万资源,富士何足为奇!”又转回头来望着五虎退,说道:“我早上借了资源来,隔壁那该死行瘟的刀匠还不肯,我说:‘我家欧婶今非昔比,少不得有人把资源送上门来给他用,只怕咱欧婶还不希罕。’今日果不其然!如今拿了御札家去,羡慕死这死砍头短命的奴才!”说了一会,千恩万谢,低着头,笑迷迷的去了。

狐之助拟人上(hui)色(mie)(*꒦ິ⌓꒦ີ)

我家狐之助设定的文字补充(一版)

图片走
http://xiajin986.lofter.com/post/1ea09fed_12af1eee1

抱歉本人是个不会改链接名字的笨蛋(。í _ ì。)

头发:
棕褐色,两撮耳朵状的头发属于幻化,一上翘一下垂,上手摸还是耳朵的手感,毕竟狐之助还是个孩子,能力不稳定ớ ₃ờ

眼睛:
橙色,源于国服狐脸上的斑纹,眼角有红色圆点状纹饰,参考官方设定,眉毛是水滴状的感觉,生气瞳孔会变竖瞳

脸:
两颊的红色斑纹在情绪激动时会浮现,有虎牙,同样来自官方设定,手感好,软乎乎,喂食油豆腐可摸

衣服:
以黄,黑,褐,白为主,短单衣外套狩衣的感觉,但是使用了女性化的腰带(狐之助无性);绑了红白的绳,背后有装饰性白色蝴蝶结,长出狩衣的部分是穿了短款行灯袴的缘故;毛装饰上有椭圆形红色透明感徽章,图案是“中”字变形,寓意国服;袖子上有红色纹装饰,源于官方狐之助额头设定,狩衣底部也有一个,共三个

袜子:
白色袜子,左短右长,右边有粗绳穿蓝色珠带绿色勾玉,左边是金色装饰

木屐:
橙色带子,酒红色底,比较厚重

尾巴与耳朵,自家性格等:
平时尾巴不可见,耳朵视觉上是头发(请对比小狐丸的造型想象),摸起来还是耳朵毛茸茸的感觉,有时候头上会顶一片化形用叶子,情绪激动的时候尾巴耳朵脸上的纹会一起出现,睡觉的时候也是,自己抱着尾巴缩成一团,有时候干脆变回狐之助;喜欢油豆腐不必说,连带光忠也喜欢,和鸣狐,小狐丸天生亲近,有点怕五虎退的小老虎,怕被薅毛,喜欢被挠下巴,晒太阳(睡觉),不喜欢太甜的东西,不吃苦的东西,吃肉,会用短刀。

官方设定还有一套帮忙的衣服,大概算是狐之助的内番服?回头补,可能还会补一套国风的。

话说为毛老福特不能转载自己的东西到自己地盘啊...